中经搜索

中国的黑彩有哪些呢-康熙不懂装懂,酿成了一场清官与功臣内斗的大冤案|淘清朝

2020-01-11 16:07:37

中国的黑彩有哪些呢-康熙不懂装懂,酿成了一场清官与功臣内斗的大冤案|淘清朝

中国的黑彩有哪些呢,靳辅、周洽《黄河图》

康熙二十七年(1688年)正月底,江南道监察御史郭琇上奏弹劾一品大员、河道总督靳辅。文章写得一气呵成,一下子就将靳辅弹劾下去了。清朝著名清官于成龙(康熙年间有两位名臣均名“于成龙”,文中这位人称“小于成龙”)和郭琇等人则在其中起了很不好的作用。

而康熙,则是这起冤假错案的主导者。

靳辅是清朝的治河名臣,自从康熙十六年升任河道总督以来,为了治理黄河,他先后八次上书,为有效治理黄河起到了不小的作用,让黄河八年无大灾。不过,治河问题直到民国期间仍然是大问题,在清朝初年想彻底解决它无异于痴人说梦。因此,黄河小灾不断,这让一心想根治黄河问题的康熙对靳辅越来越不满。

再加上靳辅比较拧,执着于自己的治河方法,对康熙、于成龙等人提出的其他治河方式并不认同—当然,康熙确实也不懂治河,但他认为自己很懂。于是,在他的授意下,靳辅的悲惨命运由此展开。

康熙二十四年秋,靳辅上奏要修一些减水闸、大坝,以调节水势大小,但康熙认为这样做对老百姓没有好处。就在争论之时,江苏高邮等地湖水泛滥,淹没不少人畜、庄稼,而靳辅修筑的大坝没有起到令康熙满意的效果。

康熙想把坝里的水引入大海,命安徽按察使于成龙前去负责修理工程。靳辅却据理力争、反对泄洪,原因是出海口高于内地五尺,如果发生海潮,侵害更大,不如筑堤存水。康熙认为劳民伤财,效果又不好,最终否决了靳辅的意见。而在康熙对几名支持靳辅的大臣降罪之后,朝廷上下也对靳辅进行了全盘否定。此时的康熙还算清醒,以靳辅劳苦功高为由,没有革他的职,让他仍任总督。

到了康熙二十五年年底,主持疏通入海口以及河道工程的某官员提议,将减水的大坝全部填死。靳辅不同意这个治河方案,并在次年正月来京与各大臣辩论,认为某座大坝对防灾非常重要,决不能闭塞,其他五六座水坝可以闭塞。康熙则认为,那座大坝不闭塞等于没有闭塞。皇帝有了定论,孤掌难鸣的靳辅自然得不到任何支持。到康熙二十六年年底,他河道总督的地位甚至基本已经被架空了。

江南道监察御史郭琇敏锐地意识到了康熙对靳辅的不满,加之靳辅的治河方案损害了自己的利益,郭琇便在康熙二十七年正月突然发难,不但将靳辅过去的功劳全盘否定,而且说靳辅无德无才,一切都听命于其幕宾的指使。郭琇还批评靳辅和其幕宾天天讲筑堤、修坝,只是因为一有工程就要花钱,他们好中饱私囊。

群臣也都看出了苗头。在郭琇上奏之后,和郭琇有利益关联的监察系统也全面发力,给事中等人继续发难,更有御史上书说靳辅恶贯满盈,暗示要杀靳辅以平民愤。

靳辅当然不肯被冤枉,他上奏反驳:“任职11年来,我昼夜操劳,各项疏通、筑堤坝的费用原先估计需要白银600万两,而我四处节省,最终费用不到300万两,我若中饱私囊的话,怎么会省钱呢?说我贪污了,请拿出证据来,不要扯东扯西。”

靳辅vs于成龙

三月初,康熙命诸大臣对峙辩论。辩论持续了两天,双方各有支持者,辩论非常激烈。于成龙虽然是清官,但对治河并不在行,他质问靳辅为何要让百姓收集柳枝、加重百姓负担—其实他不清楚,柳枝正是用来治河的。于成龙还指责靳辅,说江南百姓一听说他的大名,就恨不得活剥了他的皮、吃了他的肉。靳辅反击道:“我修筑河堤,将一些表面上为官清廉的富豪所隐瞒、侵占的土地查了出来,确实伤了一些权贵的命根子,这关普通百姓什么事?”

争论虽然激烈,但只是走走形式,因为康熙圣意已决:将靳辅革职,其幕宾则被捕入狱—幸运的是,他的幕宾还未被抓就病死了,否则不知会在狱中受到怎样的折磨。

靳辅被罢官后,于成龙等人继续加码,希望康熙全盘否定靳辅,彻底打倒他。然而,靳辅治理江河湖海的功勋、特别是对京杭大运河漕运的维护有目共睹,而且确实没有“各种罪证”能全面否定靳辅。

之后,康熙又暗中调查靳辅,发现从事河务工作的人大多力挺靳辅。而在被罢官的四年间,除了修身养性,靳辅还在家中处理一些上到康熙、下到各级河道官员在水利方面工作的一些征询意见,仍在为朝廷做出贡献。这是一个不应该被革职的、负责任的能臣。

康熙三十一年,新任河道总督贪污了六万多两银子,康熙决定重新起用靳辅。靳辅以年老体衰为由推辞,但确实没有其他合适的人选,康熙执意要求靳辅赴任。最终,靳辅病死在任上。

到了康熙四十六年,有感于靳辅的治河功绩以及对治河工作的制度性贡献,康熙终于发出了如下感慨,算是对靳辅的变相平反:“靳辅……排众议而不挠,竭精勤以自效……其有功于运道民生,至远且大。”

黄河之水滔滔,多少能人为驯服它付出了一生,而政争之烈甚于黄河。古人常有以外行干涉、甚至攻击内行的行径,在靳辅被罢官的事件中,于成龙就曾批评靳辅没有按照远古传说中大禹治水的方法来治河,这理由不仅牵强,而且无知到可笑。

只凭皇帝的意志来办事、不管钦定的技术细节是否符合实际情况,甚至以此打压真正懂专业知识、能做出专业贡献的官员,皇帝可能会得意一时,但治河能臣靳辅和饱受黄河水灾侵害的百姓实在太冤了些。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微信公众号|淘历史(taohistory)

作者|李连利

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慈湖门户网站

上一篇:百位时尚教育与时尚产业权威人士齐聚青岛 打造国际产教融合高光时刻

下一篇:蔡徐坤给小s敬酒,酒杯放好低,录节目连鞠6个躬,礼仪做得太好了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thornewerx.com 金泽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