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经搜索

故事:同学聚会再遇暗恋男神,听到他说给我写过情书,我坐不住了

2019-11-03 17:36:26

每天阅读这个故事的应用作者:混沌之火

程子云回到熟悉的城市,呼吸着北方寒冷干燥的空气,空气中留下一团白色的空气。她看了看手机,刘晓已经三天没打电话了。

"那么他是他的男朋友还是前男朋友?"程子云心想,“但显然他是一时冲动分手的。打电话给卢晓拯救它的理由是什么?”

这时,电话响了,她慌慌张张地拿起电话,但没有出现预期的名字。

“你好,班长。”程子云接通了电话。

"嗯,我毕业多少年了,我也被称为班长."班长笑着说,“我明天会把聚会的时间和地点发给你。你记得来吗?”

“好吧,我去。”程子云支支吾吾地问道:“还有谁?”

“很多人。”班长数了数名字,说:“这些人不会来了。”

里面没有卢晓的名字。

"很好"程子云点了点头。

“没有卢晓,这意味着卢晓会来。”程子云这么认为。

第二天中午,太阳仍然很强,但是不管冬天有多强,它只带来一点点温暖。

晚上,寒冷和寂静再次将小镇笼罩在雪中。

喝了三轮酒后,班上的老同学不知道他们对过去说了多少。一阵阵笑声和噪音似乎把沾有成人味道的成人变回了绿色青少年。

程子云轻轻喝了口啤酒。由于人多,这个房间的气味已经很热了,这使她感到有点热和干燥。也许她需要一点空调。

她悄悄地从门口溜到阳台上,打开门出去了。她脸上的寒意使她颤抖。直到那时,她才意识到她没有穿上外套。

这一次,刘晓经常会在身边。

但是他今天根本没来。

这让程子云觉得可笑。

今天,当她准备穿什么和化妆的时候,她已经疯狂地纠结在精心准备和破罐子之间。

最后,她小心翼翼地挑选衣服,化上精致但不显眼的妆来参加聚会。

“哇,你们完全是两个人。”学生们说,“现在很漂亮。”

但是这一切都不能让她快乐。

“啊,卢晓为什么没来?”喝了很多酒后,程子云假装漫不经心地问班长。

“哦,他说他会来的。”班长挠了挠他的头。“谁知道呢,电话不接,也许什么也不会来。”

"哦"程子云点点头,继续坐在那里听学生们聊天。

班上没有人知道她和卢晓在一起,或者曾经在一起。

程子云感觉到阳台的寒意。她的第一反应不是回去拿衣服,而是迅速关门。她害怕身后的温暖会像现在这样暴露在冷空气中。

但是下一秒钟,门又开了。

程子云觉得这样不好,刚想回海关,却发现另一个人来到了阳台上,肖睿。

“我好久没见你了。”肖睿笑着说道。

他和许多年前一样高,阳光明媚,温柔,似乎适用于所有美丽的形容词。

程子云笑了:“是的。”

“你变了很多。”

“哈哈,是的。”程子云点点头,“毕竟,这么多年过去了,每个人都变了很多。”

“没有变化。”肖睿看着程子云说:“你的眼睛还是和以前一样。”

程子云突然想起他们以前很熟悉,但后来不知怎么就疏远了。

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。

程子云仍然是一个又瘦又黑的女孩,穿着永远不会过时的衣服。她唯一能摆脱的就是她的好成绩。

肖睿是她的后台,在老师眼里也是个好学生,在很多女孩眼里也是白马王子。

他们开始有交集,可能是从肖睿病开始的。

确切地说,这与疾病无关。

肖睿从疾病中康复后,来到了学校。

“程子云,我……”肖睿可能是第一次和她说话,好像有点尴尬。"这些天我没记笔记,你能把你的借给我吗?"

程子云点点头,递过他的笔记。

上了几堂自习课后,肖睿拍拍程子云的背,“看,你还没有把这地方都录下来,你可以补上。”

程子云疑惑地看着肖睿:“你又没来上课。你怎么知道?”

肖睿笑了笑:“我借了几张笔记。”

程子云也笑了:“好的,谢谢你的建议。”

“不,互相教导。”肖睿笑着说,“我们将来可以互相看看对方的笔记,看看是否有什么差距。”

"很好"程子云欣然同意。

她的动作很自然,没有任何主动性,就像一个天生的演员。

班上没有人知道她喜欢肖睿。

从那以后,他们的谈话频率变成了一天一两次,借或还笔记,或者借或还笔记。

程子云渐渐与肖睿相识,她不知道自己在看着肖睿的眼睛,只是偶尔突然觉得肖睿的眼睛似乎有光。

肖睿也喜欢他自己吗?程子云只是这么想,只是摇头打消了这个想法。这怎么可能呢?

他是老师最喜欢的好学生。他的同学都叫他小沈达,他只知道如何学习。

这样,程子云每天都在鹿乱撞下努力做笔记和学习。

学校非常重视学业成绩,而这种压力,在传导下,使得老师们也变得易怒。

英语老师在上节课时已经说出了他的话:“让我看看谁会拿着书站在外面的走廊里。你来学校干什么?”

即使是班上最淘气的学生也被视为站在教室后面。

上课铃已经开始响了。在老师走进教室之前,每个人都一个接一个地拿出他们的书。

程子云伸手在书包里翻了翻,但她没有。那时她有点惊慌。

“什么?没有书吗?”卢晓问道。

“这怎么可能?”肖睿说,“她仍然不能带书。最诚实的是她。”

程子云又把桌子翻了个洞,她惊恐地摇了摇,因为她记起来了。昨晚邻居的孩子来问她一个问题。她正在收拾书包。把孩子送走后,她拉上拉链,第二天把它带回学校。

她开门时,英语书应该放在鞋架上。

“我没带。”卢晓紧张地说,“英语老师已经松手了。你不具有挑战性吗?”

肖睿也很紧张:“否则,我会从后门溜出去,去另一个班借你一个。”

导演刚刚经过门口,吸引了学生们的注意力。

“你把纸条叫做什么?”刘晓笑了笑,“你的名字在班上是明目张胆的出去的。不仅英语老师看到了,导演也不得不把你带走。”

程子云咬着嘴唇:“不,不。”

英语老师已经到了门口。他进来说,“拿出你的英语书。让我看看谁没有带来它们?”

每个人都把书一个接一个地整理好,就像士兵们排队等待检阅一样。

老师一步一步地走在讲台下。

但是就在考试即将开始的时候,主任在教室门口拦住了他,好像要说些什么。

英语老师走出门,在门口和主任交谈。

然而,程子云明白,这只是很短的时间后,事情不会有任何改变。她在心里祈祷老师会忘记这件事,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。

她忍住即将流出的眼泪,准备去走廊惩罚她。然而,她更害怕英语老师会对她发脾气。每当有人对她发脾气,她总是害怕得说不出话来。

就在他们讨论的时候,英语老师已经转过身来,想回来。

突然,随着一声“啪”,卢晓把他的英语书扔在了程子云的桌子上。

“我不需要。”程子云低声说道。

老师进来了,她不敢大声说话。

“废话少说。”卢晓低声说道。

“你带书了吗?主动承认吧。”英语老师说。

卢晓举起手说,“对不起,先生,我真的忘了。我不是故意的。我现在可以借一个吗?”

英语老师没好气地说,“下课了!其他班没有课吗?你从哪里借的?”

"把后门借给我,我马上回来."卢晓说着跑了。

英语老师只是想阻止他,但他已经走了。

果然在短短几秒钟内,刘晓像兔子一样跳了起来,拿着一本书回来了。

英语老师忍不住笑了,转向一个严肃的方式:“坐下来上课。下次不准任何人带书。”

刘晓欣然答应,暴风雨过去了。

程子云的脸依然古旧无波。后来他谢了刘晓道,表现得好像对刘晓没有特别的感激。

但只有她知道,刘晓扔进湖里的书,不是潺潺的石头,它似乎是一个又大又宽的手掌,会立刻汹涌平静平静。

这是她开始关注卢晓,但这并没有改变她喜欢肖睿的事实。

现在肖睿比以前高了一点,看起来成熟了。他站在程子云身边,两人相对沉默。

最后,肖睿张开嘴,打破了沉默:“我刚刚听到你问卢晓。”

程子云眨了眨眼睛:“是的。”

她觉得她应该再解释些什么,但是她不知道该说什么,所以她愚蠢地重复了一遍:“是的。”然后她咯咯笑了两次。

"你对他印象深刻。"肖睿把外套盖在程子云身上。“因为...他给你写情书了吗?”

“情书”这个词立刻把站在这里的两个成年人拉回到许多年前的早晨。

离早上自学还有15分钟,班上不到一半的学生来了,老师还没来。

程子云走进教室时,她没有注意到今天是什么节日,但是桌子的洞里有一张贺卡。服务员扫着附近的地板说:"啊,多么漂亮的贺卡,是谁送的?"

“我不知道。”程子云笑了。

服务员伸手打开卡片,上面写着:“节日快乐!”

就在这时,一张纸从贺卡中飘了出来。它掉在地上很轻,上面的字很大,周围的人都能看得很清楚。

上面写着:“我喜欢你。”“肖”下面还有一个签名。

“哇!”突然听到嘘声,程子云顿时满脸通红。

纸条上的字似乎写得匆忙,或者慌慌张张,令人眼花缭乱,无法辨认是谁的笔迹。

“哇!谁写的?”学生们开始胡乱猜测。

人群看着坐在程子云附近的人,有人开始问:“是不是小沈达?”

有个女孩直接问肖睿,“是你写的吗?”

肖睿满脸通红,站起来说:“不!”

说完这句话,肖睿走出了门。他假装去洗手间,事实上,他想洗脸,冷静下来。

如果房间里的噪音继续这样下去,老师很快就会被吸引。

程子云冲上去,拿起纸揉成一团。

但是学生之间的讨论还没有结束:“我想不可能是小沈达。”

“那会是谁?是谁?”

卢晓趴在程子云斜背的桌子旁,坐直了身子:“你们都无聊了。你在说什么闲话?”

学生们的目光突然集中在刘晓身上,眼神立刻露出吃瓜的样子。

“肖”不是“卢晓”?

人群突然看了看,说道:“我们什么也没看见。”

然后每个人都回到自己的座位上。

当肖睿回来时,房间里静了下来,好像什么也没发生,这使得他所有的借口都没用。

放学后,肖睿拦住了程子云:“程子云,等一下,我有事要告诉你。”

这时,学生们几乎都走了,房间里只剩下几个人了。

“哦,太好了。”程子云点了点头。

肖睿看着房间里只有几个人一个个走出去,仍然不急着说话。

刘晓也站了起来,从后门走了出去。目前,房间里只有三个人。

“等一下,卢晓!”程子云突然喊道。

“为什么?”卢晓站在后门门口,肩上挎着一个背包,回头看着程子云。

程子云咽了咽口水,好像很有勇气地说:“是吗?”

刘晓似乎愣了一下,然后他似乎想到了什么。他转过身,微笑着走近程子云:“为什么?为什么?”

“你知道,不是每个人都能像你一样,而且我不用太多努力就能做好。我必须非常努力地工作。”程子云硬着头皮说道。

“那么?”

“所以现在是学习的时候了。我不会想别的了。”程子云说道。

卢晓笑了:“嗯,我知道,我会找到合适的时间。”

说完,刘晓从后门走了进去,没有任何尴尬,但是留在这里的肖睿和程子云很尴尬。

“有什么事吗?”程子云问道。

“没什么……”肖睿说,“我不喜欢今天笔记中的一个地方。请再借我一个。”

"哦"程子云打开书包,把笔记递给肖睿。

今天的程子云,听到“情书”这个词,突然想起了肖睿目睹的那个尴尬的下午。

她咯咯笑道:“是的,情书,他太大胆了。”

程子云披着衣服,天气也不那么冷。她回忆起的记忆开始让她觉得能够和肖睿顺畅地交谈。

"我有一句话从未说过。"肖睿说。

“这是什么?”

"事实上,那张纸条是我写的。"

程子云震惊地瞪大了眼睛,她回忆起当时的情况,她以为刘晓承认了,其实仔细说来,是不承认的。

程子云的嘴张开了一会儿。当她感到牙齿冰凉时,她记得闭上嘴。

她宽慰地笑了笑:“哦。为什么现在告诉我?”

“我已经坚持这句话很久了,今天说这句话就像石头落地一样。”肖睿指着他的心。

“事实上,我还有一件事没告诉任何人。”

“这是什么?”肖睿问道。

“后来,我和卢晓在一起。”

这次轮到肖睿张大嘴巴了。良久,他目瞪口呆:“嗯,你保密做得很好。他相当不错。”

程子云笑了笑,“我也这么认为。当然,你也很好。”

“是的,我们都很好。”

“天气太冷了,不能进去吗?”程子云问道。

"很好"肖睿点点头。绅士推开门,两个人一起进了房间。

一个人冲进房子,是卢晓。

“哦,亲爱的!”班长站起来迎接他。“你是怎么到这里的?”

卢晓笑着说,“啊,我在路上了。”

每个人都看到了新来的人,又开始了新一轮的敬酒,刘晓也不含糊,转眼间喝了很多。

程子云不禁提醒:“少喝点。”

一看到附近的同学,有人马上起哄说:“哟,你们两个是什么关系,怎么了?”

卢晓的眉毛微微动了动,抿了抿嘴唇,说道,“她是我的……”

“女朋友!”程子云直接打断了刘晓。

这是她第一次在公众面前如此勇敢地说话。这也是她第一次如此大胆地在公众面前撒谎。

程子云冲动地说了这句话,然后傻乎乎地站着。她害怕刘晓会直接否认。她心里也知道刘晓的性格能做这样的事。

学生们立刻大声起哄,有些人甚至欢呼起来。立刻,有人开始想起那年的“情书”事件。

程子云紧紧地盯住刘晓,手里拿着酒杯,一言不发。

卢晓放下杯子,咯咯笑着说:“是的,女朋友。”

然后他的傻笑变成了害羞和尴尬的表情,他不再是粗心和冷漠的刘晓。

一些学生带头鼓掌。场景一度非常温暖。

程子云站在朦胧的热浪中,刘晓坐在她身边,这是她第一次站在人群的中心,但没有害怕。

卢晓多年来一直很勇敢。

程子云现在才知道。幸运的是,在卢晓还不算太晚。

(作品名称:未开封,作者:乱火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

澳门葡京

上一篇:女子意外怀孕向外卖小哥索赔?警方辟谣:系假消息

下一篇:未央超高人气小区地矿小区 VS 井上景园小区?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thornewerx.com 金泽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