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经搜索

故事:深夜借宿荒僻山村,感激村民热情时,一老太太说想活命赶紧

2019-10-28 18:23:16

半夜,我呆在一个荒凉的山村里,感谢村民们的热情。一位老太太说她想活下去,就逃跑了

邓有才一开门,就看见叶淼,马上想关门。“你为什么又来了?你累了吗?”

“叔叔,你先听我说……”叶淼装着,抓住邓有才的袖子不让他关门,“我想请你跟我来,见一个人,见一个人,有什么清楚的……”

“如果你再来烦我,我就报警,信不信由你!”邓有才想一摆脱叶淼就把她推出去。

突然,一股强大的力量扣在邓有才的胳膊上,挡住了他在半空中的推搡。邓有才浑身冰凉。他只是想骂,但他抓住了一双冷得不能再冷的眼睛。他用一种危险的口气警告他:“不要碰她。”

邓有才甩了烟,却发现自己无法挣脱。奇怪的是,他真的很害怕面前的男人,想哭。“我也不想碰她,但她一直缠着我,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。你也不讲道理……”

陈龚宇闭上了手,甚至没有礼貌。他不再说话,说:“跟我们走。”

“这个……”邓有才只是想拒绝。陈龚宇不冷不热地看了他一眼。不知何故,邓有才建议道,“你到底想要什么?请让我走。”

叶淼看到情况变了,笑着补充道:“叔叔,你为什么不跟我们走,我给你三万到五万块作为补偿?”

叶妙肯付钱了,邓有才此刻看到了一些钱,但他并不傻。“你先付钱,我跟你一起去,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骗子,还有啊,如果我不回来,我老婆会报警的。我告诉你,你看到上面了吗,有监控,你照了你的样子!”

"非常警觉"叶淼被逗乐了,当场把账户转给了邓有才。

钱真的到了,邓有才完全糊涂了,今年怎么还有人来送钱,“你这是真人秀?座位在哪里?你现在要走了吗?我能换衣服,穿上衣服以防上电视吗?”

叶淼这次吸取了教训。为了避免中途被出租车司机留下,他们租了一辆车去了山上。

一直被打死的邓有才被钱弄糊涂了,但他一点也没有抱怨。更重要的是,他总是相信隐藏的飞机在某个地方拍着他,他收到了钱。他怎么能抱怨呢?

福寿村真的很偏远。查比第一次带他们穿过这条路线两次,但这次他回来时有点糊涂,花了一些时间才最终找到正确的路线。

在远处,我看到了福寿村的入口。查比已经在入口处等他们了。当一行人下车时,叶淼走近胖乎乎的说,“你知道我们会来吗?”

胖脑袋伸长脖子看着叶淼身后的邓有才。他没说什么。他回答叶淼的问题:“你走后,我会每天在这里等你。田太太说你一定会回来的。”

胖头也是一个坦率的人。叶苗开门见山地说:“人是田太太想要看到的。我们把他们带到这里。我希望你能让我们见见田太太。”

胖脑袋看起来既尴尬又犹豫。他终于压低了声音,对叶淼说:“我能说句话吗?”

叶淼的脸上满是疑惑,但他还是点点头,告诉陈龚宇他们在外面等着,独自带着胖乎乎的脑袋进入村子。他一路看到胖乎乎的脑袋神秘而尴尬。叶淼忍不住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田婆婆已经走了……”肥头大耳地把叶淼带到了已经装饰好的村子中央大厅。这个村庄有埋葬死者的过程。婆婆田雨平静地躺在花坛中央,“在你离开的那天晚上”

“这是怎么回事?!”

叶淼偶然发现田婆婆没有死灵魂,但没有挣扎或强行将死灵魂从身体中拉出的痕迹。她似乎通过了阴道口。

谁走得这么快?

“田太太去年春天上山了。我仍然记得她的儿子有点胆小,但他也是个孝顺的儿子,总是拒绝离开她。”胖脑袋低头看着她的眼睛说,“婆婆田可说,在医院病床前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孝子了,那些靠近她的人会感到无聊,被拖下来。她决定留下来哄儿子下山。然而,经过一段时间的拖延,外面的人和里面的人会逐渐忘记对方。”

似乎知道叶淼在担心什么,胖脑袋憨厚地笑,“你不用害怕,我们经常想死,我们都知道该怎么办。此外,你不必再问任何问题。我已经尽我所能了。多年来,许多人一直在寻找福寿村,大多是垂死者的愿望。我认为这是他们对所爱的人最后的怀念。”

胖头已经明确表示,叶苗不能阻止邓有才进入福寿村见岳母。然而,田的岳母贾赦来到福寿村时所做的艰苦努力也是徒劳的。

听着,对邓有才来说和一个傻瓜生活在一起是好事。

黄探头探脑,想知道叶淼和庞头说了这么久,但他们渐渐走开了,什么也听不见。

陈龚宇很好。他双手朝下站着,看上去漠不关心。他对此事没有表现出太多的关心,而是静静地等待着。

那邓有才不知道所谓的,还在到处找座位。他非常忙。

叶淼跟胖乎乎的脑袋聊了很久,终于回来了。黄看起来很好奇,叶淼什么也没说。他只对邓有才笑了笑。“好了,结束了。回去,并保证用你的余额给你回电话。”

“啊?就这样?”邓有才还没找到座位,一脸纳闷,“你在开玩笑吧,我一路跑,肚子都快跳出来了,你耍我?你的哪个电视台太多了!”

叶淼冷笑着听了邓有才的话:“是的,这是一场恶作剧。怎么了?我没给你钱吗?怎么了?如果你想离开,快点走。我们会带你去山下的城镇。明天你会自己买票。不想去养了,反正晚上,有钱的狼虎豹比较多,哦,对了,牛头山惊悚传说你听说过吗……”

那邓有才也是个恶霸,叶淼一凶,他立刻做出了浑浑噩噩的样子,“走吧走吧...要不是看着天平还没打完,我不会饶了你……”

下山后,我在小镇的一家旅馆住了一夜。幸运的是,店主做得很好,拿了一小壶酒,这让人们感觉好多了。至于邓有才,他也是一个正直的人。权衡之后,他说他不会和叶淼住在酒店里。叶淼懒得在乎他喜欢呆在哪里。

陈龚宇一言不发地为叶淼剥花生。一个看起来冷漠的人,这些小事都是自然发生的,一点也不违抗。

小黄自自己剥了一天花生,最后忍不住问叶淼,“小传单,今天怎么了,你和胖子在说什么?”

叶淼用猪脚和鸡爪把陈龚宇的花生从手心里扫了出来。他咀嚼着,咕哝着,“福寿村的确很奇怪,但是你没注意到村里的人都很舒服和快乐吗...让我们把它视为一个大型临终关怀项目。”

“你是说,在村子里……”黄的心情立刻变得复杂起来。福寿村的老人大多是年轻人和小屁孩。“那么,他们都是吗?”

叶淼点了点头,吞下了嘴里的东西。“如果你在里面呆久了,你会逐渐忘记外面的一切,外面的人也会逐渐忘记他们的存在。”

"难怪田太太要我们早点离开。"黄突然意识到,想到这,他又觉得不对了,“田婆婆怎么会记得她住在哪里,家里是谁?”

“人会死去,会记得过去的一切。不过,田太太毕竟老了,有点糊涂,忘记了她和福寿村的协议。”叶淼轻声叹了口气,“对他们来说,福寿村是他们的天堂,无忧无虑,无痛无虑。这也是他们自己的选择。忘记不会是痛苦的。”

在福寿村,他们将得到最好的照顾,他们的家人不会受苦。

“那你为什么不告诉婆婆邓有才田?”

叶淼没好气地瞪着黄安。"为什么,当他们选择上山去福寿村,这是他们自己的决定。"

如果田妈妈还活着,也许叶苗会做出不同的决定。但是现在田太太已经走了,她突然提醒一个男人,作为一个儿子,她已经忘记母亲很多年了。她对谁又好又残忍?

叶淼不可能是主人,所以她根本不会做决定,只是她没去过福寿村。

黄啸挖苦地摸了摸鼻子。“这个福寿村好一点。哪个好人做了这么好的项目?”

“一个好人?”叶淼摊了摊手,颇有些咬牙切齿,“不知道,胖脑袋不愿意说,但一定是大师。胖头已经在福寿村呆了很长时间了。是时候忘记了。巧合的是,他没少忘记。他什么也不能问!然而……”

叶淼的眼睛眯了起来。还没有结束。迟早,她必须挖出主人,并互相抓住一会儿。毕竟,对方对福寿村的人做了什么,她为什么根本没有注意到,对方是怎么做到的...很容易抹去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存在的痕迹。

"小叶,你说,如果我们到达那天,你会选择去福寿村吗?"

叶淼,冷冷,这个问题,可是叶淼问了,很多次都没有反应过来...就在这时,屋顶瓦片突然出现了一个非常微妙的运动,接着,这个运动消失了,就像有人站在屋顶瓦片上跳了下来,悄悄地进入了黑暗之中...

10

陈龚宇的全身突然变得冰冷。叶淼和黄,正在聊天和说胡话的人,立刻一愣,“刷”地站了起来。

“我去看看。”

陈龚宇扔下话,海军礼服跳下窗台,消失在视野中。叶淼和黄匆匆出去,只留下迎面吹来的一阵冷风。

夏天的晚上,空气中的水蒸气突然凝结成冰,并一层层扩散开来。嘀嗒,嘀嗒,嘀嗒,在黑暗的小巷里,水滴从冰晶上落下,落到地上。

陈龚宇慢慢走出冰冷的夜晚。他的眼睛冰冷,衣服摇摆不定。狂风大作。他低声喝道:“你是谁?”

夜色中,冰晶击中背部后,那人停下脚步,没有回头,“你看,这是一个办法。如果你消灭了你的存在,她不会受苦,是吗?”

“陈龚宇!”

他身后传来叶秧的声音,而黄追逐在凌乱的脚步后面。

陈龚宇慢慢放下手,劲风散去,冰晶如水,转过身来。

叶淼和黄啸急忙去看陈龚宇。叶淼喘着气,压了压自己的腰:“你抓到了吗?是偷窥者吗?!哪里,哪里,让我看看……”

陈龚宇犀利冰冷的脸慢慢弯下嘴角,淡淡地说:“是一只猫。”

“啊?”叶淼探头探脑,看向陈龚宇身后。小巷很暗,什么也没有。叶淼很失望。“我不是无缘无故兴奋的。!”

"哇,这场战斗太大了,我们抓不到猫!"当黄看到巷子里还没有完全融化的冰晶和迎面吹来的冷风时,他不假思索地脱口而出,瞥了一眼陈龚宇不冷不热的一瞥。黄停顿了一下,低下头,摸了摸鼻子,自言自语道:“怎么了,我说错了什么……”(作品名称:福寿村,作者:白煦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更多精彩的故事。

上一篇:15万级的价格,百万级的内饰,这几款新车值不值得买?

下一篇:赴港上市潮遭遇“滑铁卢”

© Copyright 2018-2019 thornewerx.com 金泽新闻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